香港九龙内幕网 > 在线网校 >

爱总结网校:K12在线大班课的另一种生存样本

2019-09-27 22:41 来源: 震仪

  张小龙告诉了柴森一些自己做公司的理念,柴森回去之后就在网上查,学习后理解了一些。

  或许,柴森是第一个被张小龙不留情面地指责一通之后还继续虚心求教的创业者。

  实际上二人有很多相似之处。二人都是名师创业,都送资料引流......也许是看到了当年自己的影子,当然更多的也是真看好柴森物理的未来,最后,张小龙个人成为了柴森的天使投资人。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暑假,在线大班课硝烟弥漫,头部选手格局渐明。风暴边缘,镜头之外,还有一些被忽视者——比如柴森和他的爱总结网校(原柴森物理)。

  在过去十年的教师生涯中,80后柴森历经了数次转型:名师创业,砍掉线下,成为最早一批个人网校之一。

  2018年,柴森物理更名为爱总结网校,这也意味着,柴森从个人工作室,走向了公司化治理。

  “学数理化,到爱总结”。在爱总结网校官网首页,这句slogan将爱总结网校和其他在线大班课区隔开来。

  名师创业本就是一个常年备受关注的话题,加之风口上的在线大班课,这件事就更为有意思。

  名师出身的柴森,是一个不安分的创业者,转型、突破自己的边界,不断跳出名师的舒适区,是他这几年创业的关键词。

  从新东方离职后,柴森办起了“一名老师(自己)、一个科目(物理)”的线下辅导班,学生做到了约300人。但两年后,他决然地关掉了线月,做了个人网校“柴森物理”。

  一方面,通信专业出身的柴森对互联网更为敏感,他意识到互联网会突破线下招生人数的限制。

  另一方面,在柴森看来,线年的线下市场的竞争异常激烈,头部机构崛起,柴森“会失眠,感觉看不到未来”。“就算侥幸存活,由于北京客单价高,线下课短期是能赚钱的,但也没前途。”

  线上的服务半径更广,边际成本更低。某种意义上,投身线上也是柴森的一次自我松绑。

  看重长期利益的柴森毅然投身线上,基于第三方直播系统开始录课,正式迈入最早一批做个人网校的创业队伍中。

  “那时像我这样直接做个人网校的几乎没有。当我把柴森物理个人网校做完之后,很多人问我是在哪做的,我官网最下面都有第三方直播系统的网站信息,很多人就顺着找过去,问照着柴森来搭一个个人网校多少钱。当时我甚至被那家直播系统公司当成广告素材,放在了它的首页上。”柴森这样描述自己引领起的名师创业办个人网校风潮。

  “因为我一个人肯定是服务不过来的,如果一心想着赚钱,却把口碑做差了,那就得不偿失。”

  “哎呀,没事儿你就慢慢做吧,做死了也无所谓,不要有太多压力了。有什么不明白的随时跟我说。”

  谈及接受新一轮投资的原因,他表示,“想把这个事情做成的概率加得更高一些,融资的目是为了使创业者能够改正错误的时间拉长,其实是拿钱买时间。”

  其网校大班课每个班有1000-2000名学生。在一脚稳立自己打下的物理地盘时,爱总结网校的另一只脚也在小心翼翼地向外探,尝试扩科数学、化学。

  “标品才会有巨大的垄断性,非标品其实不会有很大的垄断性,海底捞做得很大,但你开个黄帝煌、呷哺呷哺一样可以做得很大,教育市场提供的是服务,因为是非标品,就不会存在微信这种超强的垄断。”

  “你只要不下牌桌,一直留在牌桌上,早晚有翻盘的可能。先不要去想翻盘,就先好好地把自己做好就行了,做快也做不了,就慢慢做。”

  “关键是口碑服务质量,别让它长歪了。”体现在产品上,以磨课环节为例,其磨课过程甚至引入了家长的参与。

  课程也被分为一段一段的,我们有家长群,通过电话连线家长的方式,让其参与到教研中,进行打分,让老师直接感觉到自己的课程在家长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水平。”

  “学理科最重要的是总结。我对老师的要求是,要把知识总结到你认为是在这一块儿的巅峰,即使暂时没有达到这个成绩,那你也必须得每时每刻朝这个方向努力。”

  变革引发了老教师们的不满与排斥。新人柴森则看到了其中的机会:突破口在服务端,弯道超车的机会也在家长端。

  ” 自那时起,每天跟家长沟通1小时的习惯,柴森保持至今。“不知不觉,我坚持了10年。”

  “我就敢这么说,北京前十的最了解中年家长群体的老师,我绝对算其中之一。”柴森对此非常自信。

  ”他将自己所沉淀的素材整理成为家长感兴趣的内容,包括北京中考政策、各种学习心得方法、别人家孩子的成功经验等。“每天早上五点起来后,迷迷糊糊地,穿着小裤衩,走到电脑前发微信推送,发完之后接着睡。”“土但接地气”成为柴森公众号留给家长群体的最深印象,很快公众号就积累起大量精准的家长群体,粉丝增速之快让他有点意外和惊喜。

  而直到9点,“个体户”柴森这才不急不忙地开着他那辆二手奥拓一路从大兴晃悠到海淀。结果“一到地儿就发现满层全是学生和家长,得有八十来人吧,而我一开始只放了15套桌椅。”

  “当时,我既期待能见到老学生,又特别害怕见到他们。期待是因为这意味着学生对我的认可。害怕是因为,如果全是老学生,则意味着招生失败,那干不到半年一定得完蛋。结果当天80多个人中,只有八九个人是老学生。”

  “柴老师,你的文章所散发出来的土了吧唧的味道,一般人是模仿不了的......”

  他也看到,现阶段最大的挑战是如何将前端内容体系化,为此,专门组建了一支用户调研团队。

  对柴森来说,这是一场没有暂停键的通关之战。(多知网 徐晶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